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科技企业孵化器协会>>他山之石>>正文内容

面临孵化器行业降温洗牌的现状——三类孵化器出何招引领创新转型?

2016中国创新创业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已拥有科技企业孵化器2530家,全国上报众创空间名单2345家,共4875家,成为全球孵化器数量最多的国家。然而,火遍全国的孵化器和众创空间如今似乎遭遇了寒冬,一些知名众创空间先后倒闭。

行业面临降温洗牌之际,在有“中国硅谷”之称的深圳市南山区,以松禾创新为代表的创投型孵化器、以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为代表的科研型孵化器、以腾讯众创空间为代表的产业型孵化器等新型孵化器,正在凸显着各自独特的优势。

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创新局局长练聪认为:“这三种类型的孵化器各有所长,但无一例外都实现了资源的有效聚集,提高了创新要素的‘浓度’。在普惠性的‘双创’政策驱动之后,如何进一步加强对资源的有效利用,进一步提高创新要素的有效匹配,将决定创新转型的前景。新型孵化器‘三剑客’就是有益的探索。”

创投型孵化器
破解“分蛋糕”难题

 

 

 

今年3月,曾登上春晚舞台的乐聚机器人研发团队从哈尔滨南下,来到深圳,入驻松禾创新孵化器并获得投资。

松禾创新孵化器由创投机构松禾资本发起,松禾资本是华大基因、柔宇科技、光启科学等明星高科技企业的天使投资机构。孵化器配套专项早期基金已投向入驻团队,今年资金有望达15亿元。相较于有的职业孵化器“雷声大、雨点小”而言,这种依托于资本力量的新型孵化器,项目量大质优。

松禾创新孵化器尽管空间只有1500平方米,但前来咨询的企业络绎不绝。“截至目前,来咨询的项目已经超过3000个,已进行场内或场外孵化的企业有50多家。”松禾创新孵化器总经理张云鹏说。

业内人士认为,创投+众创孵化器之所以逆势上扬,在于解决了当前科技孵化体系的3个痛点。

首先,缺“第一桶金”或后续融资。创业投资机构通常有强大的融资能力,入驻企业可“近水楼台先得月”。与一些孵化器内企业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相比,创投+众创孵化器可谓“不差钱”。

其次,缺产业资源对接。创业投资机构通常有着广泛的产业资源。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罗飞说,松禾资本已投资企业达到200多家,“这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资源池,不同项目总能产生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创投在不少领域的上下游企业都持股,这为初创团队的市场推广提供了现成的渠道。深圳市盛祥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爽说,入驻之后,资本让他们接触到了其他的“兄弟企业”,大家一起共享渠道和资源,也共同创造价值。

再次,缺有效的利益捆绑机制。无论是政府办的孵化器,还是场租驱动型孵化器,入驻企业的好与坏、生与死和孵化器直接的利益关联都不大。“最重要的是,孵化器作为入驻企业的股东,和入驻企业的利益进行了捆绑。入驻企业发展的好与坏,直接决定了孵化器商业利益的多与少。”乐聚联合创始人安子威说,对孵化器来说,这样的利益捆绑也能有效地解决其盈利模式的问题。孵化器不靠拿政府补贴、收企业场租挣钱,最终还得靠股权投资盈利。

“办孵化器的核心就是解决‘分蛋糕’即利益的分配问题,一切要以创业团队的利益为核心,只有充分的激励,才能激发无穷的潜能。”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说。

科研型孵化器
探索产学研融合

 

 

截至目前,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累计孵化企业1500多家,其中20家已上市。2015年,“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产学研深度融合的科技创新孵化体系建设”项目获得广东省科学技术奖特等奖。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科技企业孵化和科研成果转化效率为何能如此之高?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院长嵇世山表示,秘诀就在于其突破了人才、技术和资金等创业要素流动的瓶颈,真正做到了产学研“深度融合”。

为将科研和经营相互打通,研究院探索出了将人才引进和技术转移相结合的海外创新创业团队引进模式。研究院从美国引进“半导体激光创新科研团队”,填补了国内在高端功率型半导体芯片上的空白。团队带头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胡海既是研究院下属该技术研究中心的主任,又是其创办公司的总经理。他说:“正是因为研究院独特的体制,我可以在科学研究者和企业经营者两个角色之间自如转换,这对我非常有吸引力。”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还突破了事业单位的体制障碍,筹资建成自己的投资平台,先后成立了深圳力合科创集团有限公司和深圳清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不少企业都在困难时得到了这两家公司的投资。深圳市拓邦股份公司在资金周转不灵时,研究院的风险投资基金在一天内就到位230万元。8年后,拓邦股份公司在深圳成功上市,成为研究院孵化的企业中第一家实现国内上市的高科技企业。

面向市场需求的技术研发也是成功的重要一环。一位哈工大的副教授拥有一项家用电器智能控制板技术,却缺少产业化平台。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看好这一技术的市场前景,投资100万元,占公司股份的20%1年后,公司的销售额就达到3000万元。研究院还先后投入6亿元,重点建设了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研究方向的研究所,截至去年共承担纵向、横向课题2000多项。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在全国首次提出了新型研发机构“四不像”理论,即:既是大学又不完全像大学,文化不同;既是科研机构又不完全像科研院所,内容不同;既是企业又不完全像企业,目标不同;既是事业单位又不完全像事业单位,机制不同。

“‘四不像’的本质不是投机取巧,不是钻空子,而是在四维空间开展体制机制创新。简而言之,其本质在于‘不像’。只有不像,才能创新。”嵇世山说。

产业型孵化器
发挥平台开放优势

 

 

年多的时间里,腾讯众创空间成功孵化40家市值过亿元的公司,与合作伙伴打造出价值3000亿元的市场。

腾讯众创空间提出创服、创孵、创投、创培、创星的‘五创’服务模式,直击创业者痛点,从创业服务到区域孵化,再到资本加速、开发者培训成长,以及品牌营销,全方位帮助创业者把创业的门槛降到最低,充分鼓励创业者们的创新创造。”腾讯公司副总裁林松涛说。

在创服方面,腾讯致力于整合研发、人才、企业管理等基础领域在内的9大类300多项服务,覆盖创业者从创意到项目成熟各个不同的创业阶段,并联动第三方服务商资源一起为广大创业者们提供立体化、全周期的一站式创业服务。

在创孵方面,腾讯加大线下孵化力量,联动了硬件、培训、投资路演、招聘等多种资源,不断探索尝试新的孵化模式,帮助年轻人实现科研成果的转化。

在创投方面腾讯针对创业者在资金方面匮乏的现状,特别推出“双百计划”,用100亿元的资源扶持100家市值过亿元的“独角兽”公司。

在创培方面,腾讯推出青腾创业营,课程围绕创业资本战略、产品思维、人才与公司治理、市场营销以及政企互动等初创企业最迫切需要学习的知识展开,具有很强的实战价值。目前,青腾创业营已培育80名创业公司CEO

在品牌营销方面,腾讯推出众创空间“互联网+”创业大赛,致力于打造明星创业者,给他们提供一个可以充分展示自己的舞台。

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说,腾讯众创空间不只提供资金,更重要的是把平台的能力开放出来。对创业者而言,只要有一个想法,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可以通过众创空间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

(摘自《经济日报》2016年10月10日第14版  记者  王轶辰  通讯员  扶庆)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