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科技企业孵化器协会>>创业百科>>正文内容

天使圈里的5对合投“好基友”:红杉+真格、梅花+安芙兰、梅花+青山……

以前,一个广告牌砸下来,砸死十个人,有三个是经理。现在砸下来,十个人中,有三个是天使投资人。近几年天使投资行业正在密集爆发,天使投资机构的投资金额甚至可以媲美10年前VC投资额的量级。除了资金数量的激增,上市公司高管、演艺圈的明星等各种社会角色都纷纷加盟天使,天使投资人的角色也走向多元。


不论天使投资行业如何发生巨变,其高风险,低成功率的本质特点仍旧存在,但如果瞄准方向、果断出击,带来的也可能是高收益。徐小平投资聚美优品,获得平均800倍的回报;滴滴打车天使王刚,投资70万回报35亿……但“神话”毕竟是少数,多数天使每日都在对一个又一个“走钢丝”般的风险进行判断,稍有不慎,换来的便是资金打水漂的结果。

正因其极高的风险性,使得诸如税收优惠等外部的协助、成帮结派等抱团合投的温暖在这个圈子中额外的重要,各种天使组织中,总是出现他们共同的身影。

新芽NewSeed2016年【天使风云】系列,带你们走入天使投资的世界,下面请看第二篇。

 

 

 

 

文 周小燕

策划 | 新芽NewSeed

 

 

在不断刷新的融资信息中,几对常常一起出现的天使基金分外扎眼:红杉+真格、梅花+安芙兰、梅花+青山……它们要么同时出现在一家企业的同一轮融资,要么一先一后相互“接盘”。

 

经过新芽NewSeed调查,这些基金“在一起”的背后,或是因为“你我搭配,干活儿不累”的习惯与守护,或是由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血缘关系”,或是因为厮杀多年而觅得的利益合拍……

 

在倡导分享经济的当下,分享带来的果实往往远大于“独吞”。掀开帷幕,落座于庭,看一看当下哪些基金常在一起,又为何在一起。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 真格基金

 

 

对于天使阶段的合投,真格基金CEO方爱之在接受新芽NewSeed采访时说:“徐小平老师在很多年前就开始提议,要把真格所有的项目分给天使朋友们,希望把合投变成习惯”,并且合投的对象多数为天使,一般情况下不会找VC,“因为VC比较大,一般不愿意占股比天使机构还少。”

 

但真格与身为VC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却常常结伴投资,追溯两家机构之间的联系,并非仅仅是表面的合投,某种程度上,“合投”只是他们有“血缘关系”的表象。

 

血缘证据一: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是真格基金LP;

 

血缘证据二:真格基金CEO方爱之,曾在斯坦福有个学弟,名为胡丹,胡丹曾任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并作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代表与真格基金接洽,方爱之加入真格也源于胡丹的牵线。

 

这一对天使合投CP是典型的“大基金+小基金”搭档,红杉资本是全球性的基金,在2005年成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真格是成立于2011年的天使基金,两者搭配投资,对于红杉而言,既可以专注于为自身所投企业提供投后服务,同时也可以依托真格基金助其布局早期领域;对于真格而言,有红杉中国做支持,也有利于为所投企业提供更多资源。

 

对于“大基金+小基金”搭档,NewGen Capital创始合伙人张璐接受新芽NewSeed采访时表示,“很多大基金完全有能力独立投资企业的一轮融资,但‘A轮’是关键的一轮,在这一轮之前,公司的发展、团队的搭建、融资的节奏都很重要,这时如果有不同的投资人从各个角度帮助企业,对于企业的好处不言而喻,对于想要布局早期的大基金而言也比较省事儿。”

 

资金多,是大基金的优势,但人力与精力仍旧有限,尽管如此,他们仍旧希望对一些早期项目进行长期培养,这时,选择与专注天使投资的机构合作,则是解决这一矛盾的良方。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与真格基金合投案例(部分数据):

 

 

 

 

梅花天使创投

&安芙兰

 

 

根据安芙兰资本官网显示,其目前管理近20支人民币基金,资金规模超过40亿元。

 

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14年至今,安芙兰资本与梅花天使合投项目已经有13个,对此,安芙兰资本投资总监谈文舒称,两家的合作源于对项目的认同和彼此之间的信任,而真正的契机在于优势互补:吴世春敏于识人、精于判定项目;安芙兰资本资金体量大,且具备政府、行业资源、以及孵化器和加速器,“我们对于早期创业项目能够提供全方位帮助”。基于此,“两家机构强强联合,合投了很多的项目,堪称投资界的‘伯牙子期’”。

 

梅花天使创投和安芙兰资本共同投资的一家企业创始人对新芽NewSeed表示,“合投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帮助,梅花天使吴世春擅长把控创业方向,安芙兰擅长做投后。我们从创业之初,吴世春就在创业方向上多次指点我们,后来安芙兰资本的加入,在财税规划、人才招聘、再融资等多个方面给予我们帮助,回顾两家对我们的帮助,真的受益匪浅。”

 

梅花天使创投与安芙兰合投案例:

 

 

 

 

梅花天使创投

&青山资本

 

 

办公地点同在“凤凰置地”的梅花与青山,颇有渊源。张野曾在接受新芽NewSeed采访时表示,“志同道合”是两家常在一起合投项目的主要原因,“我们私交非常好,投资理念也吻合,互相分享的项目可能超过一半以上会得到对方的认可”,此外,吴世春还是青山资本的LP.

 

“不善言辞”是两个人给外界的共同印象,但根据两家机构的工作人员描述,这两个看起来“寡言少语”的男士,见了面却很聊得来。

 

除了两家创始人性格的合拍,他们合投也基于对投资趋势的判断。今年1月份,吴世春曾称,“新消费、新内容、移动出海及互联网金融”将是2016年四大投资机会。

 

张野认为,能够成为下一个风口的领域是“游戏、音视频和智能硬件”等“泛娱乐”方向,其实,这三个方向都是“新消费、新内容”的细化,这些对趋势及风口的判断在两家的合投案例中也有体现,比如汪峰FILL耳机、奇亿游等。

 

同时,张野觉得,天使合投是必然的,“在2013年的时候,一个天使投资的项目需要投放一二百万元左右资金,再往前一点的话甚至是几十万元;而现在,稍微好一点的天使项目,其融资额都在五百万以上,更高的还有上千万的”,项目越来越贵,“而天使投资基金规模一般都不大,要是只用来投资那么几个项目的话,就违背天使投资的本质”。

 

这种情况之下,合投是一种趋势,“而且两三家机构一块合投,对于项目后续的成长也会有更大的帮助”。

 

梅花天使创投&青山资本合投案例:

 

 

 

洪泰基金

&英诺天使基金

 

 

成立于2014年11月的洪泰基金,在刚刚入行的时候就以“狼性”自称,在4个月的时间内投资项目超过40家,主投领域为“5个新”——新消费、新科技、新健康、新金融、新教育。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与英诺天使基金创始人李竹是清华校友,这段渊源让他们彼此更加信任,对于促成合投的几种情境,洪泰基金高级投资经理郑昊认为有这三种:

 

第一种,对于某个领域的项目,机构自身资源不充足,因而与另一家有资源的机构合作,以此实现资源互补;

 

第二种,机构之间比较熟悉,经常在某一个领域一起投资则有利于相互背书;

 

第三种,需要分散风险的时候。“当两家机构都拿不准这个项目是否能成功,但又觉得它在未来具备一定的机会和潜力的时候,两家机构会一起出资源,从各方面助推。”

 

洪泰基金&英诺天使基金合投案例:

 

 

 

九合创投

&大道至简资本

 

 

一位是“百度七剑客”之一,一位是阿里巴巴前高管,他们离职后都做起天使投资人,并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合投”的交集。前者是王啸,后者是雷雁群。王啸的职业背景主要有两部分:百度与九合,而今在一些行业会议中也常会出现他的身影;雷雁群曾是阿里巴巴高管,现在为大道至简资本创始人,但与王啸不同的是,在公开场合中,他极少出现,且网络上的资料也仅有寥寥数言。

 

正是这两个相似又不同的人,却常常同进同出。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称,“选择合投方的主要标准,在于对一些项目的看法和理念比较一致”。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九合创投与大道至简资本合投的项目数为7起,其中有6次合投的时间点都集中在2015年,合投并没有特别集中的领域,但或多或少映射出他们的主打投资方向。

 

看王啸去年11月份在“对话BAT创业者们”论坛上对投资趋势的判断:

 

1.在To C业务上,社区、娱乐方面仍旧存在一定市场,而其它的To C工具类、分发类业务并不被看好,手游类的项目也不会过于关注;

 

2.移动互联网+B2B存在新机会。金融、物流等行业存在重新洗牌的机会。

 

3.2016年开始,IOT万物互联领域存有机会。

 

从上可以总结出,社区、娱乐的To C业务,B2B行业,IOT,这三个方面是王啸可能重点布局的领域,九合与大道至简的合投领域中,To C端有一地一味、传太医,B2B有牛牛汽车、萝卜兔等;另一边,成立于2014年的大道至简资本,关注消费升级领域,可见,合投的部分某种程度上也是二者关注领域的交集部分。

 

九合创投&大道至简资本合投案例:

 

 

 

 

结语:

 

 

根据以上5对天使圈“好基友”,可以总结出合投背后大体存在的逻辑:

 

1.血浓于水——梅花天使创投&青山资本、红杉中国&真格基金

 

2.志同道合,三观相符——九合&大道至简资本、梅花天使创投&青山资本

 

3.优势互补——梅花天使创投&安芙兰资本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合投”只有好的一面,而无弊端。一位创业者对新芽NewSeed表示,天使合投,对于创业者有利有弊。好处是能够为创业带来不同的资源;不足之处是会提高创业企业的沟通成本。

 

同样,并不是所有投资机构都愿意参与其他机构合投,一位天使投资人表示,“我们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不愿意和别人合投,除非是他们能够提供不可或缺的互补性资源。”

 

合投之后,各家机构都会根据所占取的股份付出相应的资金,并且获得相应的回报,但是在“投后管理”的兑现环节,却难以实现等价付出。“如果别的机构不是特别好的话,我们不愿意与其进行合投,因为合投往往意味着更长的谈判流程(这个也是成本)和更低的投资回报,一般我们对自己的判断和投后管理都比较自信”。

 

而对于一些管理资本量比较大的天使基金而言,充足的资金量也给了他们“不合投”的动力,“如果资金能够支撑的投资项目数很多,那么往往缺的是项目并非资金或投后服务,所以未必需要与其他机构合投。”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