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孵化器加速海外“筑巢”

今年3月,中美企业创新中心(波士顿)在美国麻州州政府举行落成仪式。这也是美国麻州历史上首次在州政府举行的中美合作机构落成仪式。这个用于中美技术、资本、市场等创新要素互动的平台,由北京、上海、成都三地孵化器公司联合创立。近日,《经济日报》记者在北京、成都等地采访时发现,我国科技孵化器开始加速布局海外,加入更加激烈的全球孵化竞争。这背后究竟是何种力量在推动,又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走出去步伐有力

2014年美国硅谷地区最强24家创业孵化器榜单上,启迪控股创源孵化器作为唯一一家致力于培育中美初创企业的创业孵化器入围。北京启迪创业孵化器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全洪告诉记者。创源孵化器(InnoSpring)是2012年启迪控股联合硅谷银行、瑞安集团和北极光创投在美国硅谷设立的首个中美跨境孵化器。自创源开始,启迪孵化器开始了国际化征程。

创源孵化器聚合了清华大学海外校友、清华大学企业家协会等优质资源,以及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等美国本土资源,开展金融型孵化器的市场化运作。创源的加速器项目吸引了300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业计划。沈全洪介绍说。

创源成立一年多,其种子基金与清华企业家协会天使基金就合作投资了孵化器内的12家创新企业,投资总额为200万美元,成功运作得到了美国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充分认可。在创源的成功基础上,他们又在美国加州硅谷圣何塞州立大学设立了第二个硅谷孵化器——“-中硅谷工程创新孵化器,接着又在韩国、俄罗斯和日本等地设立海外孵化器。今年2月,启迪香港孵化创新空间在香港正式落成,成为香港单体面积最大的联合孵化空间。

虽然地处西部,位于成都的全国首家纯民营国家级孵化器——天府新谷的国际化步伐一点儿也不落后于北上广的同行们。成都天府新谷集团董事长王明新告诉记者:在国际孵化方面,天府新谷参与建立了中美企业创新中心,并与荷兰SBC创业加速器广泛合作,推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的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与国际项目和技术积极对接。

谈到国际化战略,在孵化器领域深耕近20年的王明新向记者分享了他的感悟:现在是地球村,在推动创业创新过程中一定要敢想。成都拥抱世界,世界有创新的成都,一定要让他们之间实现横纵联合。只有视野更宽、国际化程度更高,市场化程度才更高;市场化程度一高,成功概率就高,创新创业的成果就一定会更好。

孵化成绩单不俗

面对海外创业团队的高要求和孵化市场的激烈竞争,走出去的中国科技孵化器能否出彩呢?沈全洪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20132月,百度以超过3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移动安全公司TrustGo100%股权。TrustGo公司由当地华人工程师李旭阳在2011年创立,其总部并不在中国,而是在位于美国硅谷的创源孵化器。海外项目的优质再加上创源团队的专业,使得创源在短时间内从这个投资项目上实现了退出和回报,在海外打了一场漂亮的孵化战。

我国孵化器在海外具体以哪些方式运作呢?沈全洪介绍了他们的路径:一是实体孵化型,就是通过收购海外楼宇物业,改造成孵化空间,进行实体化运营,再配合启迪的金融服务体系,为创业企业提供场地和金融服务支撑。典型案例就是启迪香港孵化器。二是投资孵化型,指通过承租一定面积的物业,改造成联合办公空间,并设立天使投资基金,投资孵化一批初创企业,通过投资股权收益获取回报。典型案例就是启迪硅谷创源孵化器。

近些年,我国科技孵化器走出去的成效已经开始突显。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管理处孙启新博士告诉记者。他们经过调研发现,我国海外科技企业孵化器一大特点就是十分注重资源的整合和集成,能够调动国外校友会、创投机构、民营企业、国内高新区、当地研究机构等力量共同来为创业团队服务。

比如,北京瀚海智业投资管理集团与潍坊高新区合作,充分发挥瀚海智业在海外科技、文化、人才、项目、信息等资源优势以及潍坊高新区在产业集群、创业环境、配套服务等产业优势,通过海外项目孵化、国内产业化、基金跟进投资等多种模式,推动海外孵化器和国内产业园双向互动建设。再如,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联合东风设计研究院、华永投资集团等若干国内公司,并与比利时著名高等学府新鲁汶大学合作,在比利时投资建设中国-比利时高科技孵化园区,今年1月初已有10家高新技术企业落户。

走出去更要融入

孙启新说,一方面,我国科技孵化器走出去可以对接到更多国际项目资源,帮助我国引进高端创业团队。比如加拿大的北方化学公司入驻北京瀚海智业投资管理集团的多伦多中加创新园后,经过孵化器牵线,与深圳高新区达成了落户深圳的协议。另一方面,这些海外孵化器还能为国内企业到海外开拓市场和开展研发活动提供避风港,实现软着陆。

在沈全洪看来,孵化器走出去好处有三:一是以创新创业为主题,凝聚起海外华人;二是搭建起市场化桥梁,使创新资源的流动更加顺畅;三是通过与海外金融型孵化器的互动,实现行业水平的提升。

面对广阔的海外市场,我国孵化器走出去也面临一些挑战。一是中国海外孵化器目前实现了充分凝聚海外华人的目标,但是与海外本土创业人群和资源的互动还不够,需要积极主动融入;二是要避免物业化,应该创新发展模式,通过建立项目培育、天使投资和金融服务能力获取回报;三是要避免低水平同质化,可以通过基金联合、产业特色等方式实现合作共赢。沈全洪说。

孙启新认为,中国正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面临的机遇仍然大于挑战,加快国际化战略的实施,加快孵化器国际化建设的进程显得尤为迫切。他建议,我国科技孵化器要更好地走出去,就应该在现有基础上,实现从量变质变,从粗放集约,从一般性服务专业化服务,从硬孵化软孵化的发展。要在体制、机制上持续创新,办出中国的特色,成为亚洲孵化器行业的领头羊。

同时,应该加强国际企业孵化器自身的培训,提升他们在孵化服务、外事工作、语言等方面的能力。还应该加强对外宣传工作,参与更多的孵化器国际协会组织活动,发挥我国孵化器的硬实力和软实力作用,进一步提升国际话语权。孙启新说。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